陆明渊

吃粮冗杂,介意雷点请取消查看我的推荐谢谢。
三年不更新更新更三百。
婉拒任何转载,站内站外都婉拒,谢谢。

【酒茨】我可能遇到了假的茨木和红叶 中

这章恩……不狗血的狗血情节。

然后撒泼打滚要评论,我们来聊天啊!聊天才是灵感来源啊!

承。

“然后呢?”

安倍晴明没想到自己按耐下性子听这个曾有几面之缘的大江山鬼王说话,就听来这么一个辗转悱恻的故事,他表示非常感兴趣。

“茨木不可能会和红叶在一起,本大爷很确定这件事,所以请你这个专门干这行的人去看一看。”

“那你知不知道——”安倍晴明换了个方向撑下巴。“我曾经占卜出茨木童子会有大麻烦,还拜托了八百比丘尼去和他说。”

“那个女人?如果是最近的话,大江山没见过她来。”

酒吞皱眉,细细琢磨着安倍晴明这句话。

“可能那个时候就已经不对了,八百不会找错占卜对象的。”安倍晴明耸肩。“按照你的描述,这两个鬼可能是互换身体了。”

“……如果那时候茨木身体里是红叶的话,她为什么说喜欢茨木?”

“不是喜欢茨木吧。”八百比丘尼优雅路过。“毕竟是对着自己的身体说的,你们这种大妖怪,都很自恋呢。”

很好,没毛病。安倍晴明优雅微笑。

“不会,茨木经常说他如果有我的八块腹肌就好了。”酒吞冷静反驳。

我可去你妈的酒吞基佬。安倍晴明内心唾骂。

“既然如此,那就只好冒昧打扰一下安分了没多久的枫叶林了。”

于是事情就这么定下来了。

安倍晴明携小白和酒吞一同到了枫叶林时已经是第二天早晨了。

介于他尚且只是人类还需要睡眠时间。

然而对于红叶和茨木来说却是艰苦难熬的四天过去——介于酒吞去找晴明还要克服些许心里障碍的事实。

茨木没有好好穿衣服的习惯于是红叶每天劳心劳力给茨木穿好衣服以免乍露春光,红叶要适应胸前没两坨胯下沉甸甸的生活——还有每天早上看着自己的身体石更的事实。

本姑娘可能更喜欢自己一点。红叶在摸到自己烫烫的脸皮时候突然意识到了这一点。

于是这日酒吞毫不费力的破开红叶用尚不熟悉的茨木的妖力筑起的结界时,红叶正顶着茨木的壳子衣襟大敞的坐在廊前——因为她觉得看女士换衣服是非常不礼貌的行为,即便那是她自己的身体。

安倍晴明方一看到红叶大敞的衣襟就果断的抱起小白转身,然后不出意外的听到那边一片鸡飞狗跳。

“你这女人,把衣服穿好!”

红叶笨拙躲开了酒吞的大葫芦攻击,然后看着那葫芦砸中了身后的屋子。

“酒吞你这家伙——!茨木还在里面!”

紫黑鬼手一挥,妖气球就冲着酒吞去了。

酒吞皱眉躲开了妖气球,就看到红叶焦急的扒开被轰塌的房屋木板,露出了其中层层叠叠的红枫球。

红枫一片一片飘到空中消散,露出其中尚未梳发的女子。

茨木眼神往那边飘了一瞬,便快快躲到了红叶身后。

安倍晴明看着这边的混乱情况默默捂住了小白的嘴。

“你可不能在这时候说错话啊。”

“茨木,过来。”

鬼王撇了一眼那个阴阳师,对着茨木伸出了手。黑发的女人习惯性想听话过去,然后被罗生门之鬼一把拉住。

……可真乱。安倍晴明看着小白湿漉漉的眼睛,觉得自己该上场了。

“茨木,红叶,你们的事情,可以让我们一起解决吗?”

转。

终于坐下来可以好好谈谈时那片本就被弄坏的屋子已经被清理干净,四人围坐在枫树之下,气氛怪异。

“所以说说你俩怎么会这样?”

安倍晴明抱着小白歪头看向红叶和茨木。

小白也跟着点头。

“要知道事情发生的原因才好解决问题呢。”

茨木抿唇,不安的动了动。

“那天挚友又在酗酒,吾劝也不听,吾便觉得可能是红叶的原因,便擅自过了来,然后发生了一点意外,就成了这样。”

“是什么意外?”

小白举爪子问。

红叶一挥手,紫黑鬼手就带着洁白里衣衣袖划开了好看弧度。

“新来的花妖不知道以前的事,以为茨木是妾身的相公,便在茨木和妾身说话的时候偷偷推了一把,然后妾身就和他亲上了。”

安倍晴明和小白不约而同倒吸一口冷气,果不其然,酒吞童子不要钱一样往外散发着瘴气。

“呃,也许,再亲一下就换回来了?”

偏生茨木这时候来搭话。

“不用换了,你这样子本大爷正好娶你当鬼后。”

酒吞面色阴沉。

“想的美那是本姑娘的身体!”

红叶想都不想一巴掌拍在了地上,然后回头看茨木。

“你敢答应本姑娘现在就废了你。”

无辜群众晴明表示,画美不看。

“那就试试再亲一下嘛,又不会掉块肉。”

不知道什么时候下去了的小白一爪子拍在茨木的后腰上,本就不适应侧身坐的茨木果不其然倒在红叶身上。

“晴明管好你家的狗!”

“小白是狐狸不是狗!”

我可去你们阿妈的。

安倍晴明死目。

评论(27)
热度(234)

© 陆明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