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明渊

婉拒mxtc任何相关。

双信/养崽子

终有一日在街霸同他那些狐朋狗友蹦迪了一整夜之后,天蒙蒙亮时于家门口碰到了要出门的特工。

“喂,去哪儿啊你。”

街霸下意识伸手拽着了特工匆匆走过从他眼前飘过的发尾,惊的特工嘶的一声唤痛。

“小崽子放手,我这两天忙完就有时间和你耍了,先别耽误我时间。”

街霸下意识乖乖松了手,便见特工瞥了他一样,理了理发丝继续往楼下走。却不料特工扯了扯衣摆,想起来什么似的,回身快步走了回来,将从兜里掏出来的尚带些许掌心温热的两颗奶糖放于街霸手中。

“瞧你零食盒里不少奶糖,昨天自作主张给你带了俩回来,你尝着若是喜欢,我就多带些回来。”

说实话,打十岁以后街霸就没被这么当小孩宠着了,更枉论他半个月前刚过了生...

【杂谈】写时用心,读来交心

转存以自勉

三千单衫杏子红:

快餐式碎片化阅读时代,
搞笑段子比正剧长文更有市场,
段子投入产出比又比长文高得多,
写长文某种程度上是个费力不讨好的事。


那么多字,写得累、读者看得也累,


没点愚蠢的坚持真的很容易弃坑。


感谢愿意耐下心读长文的读者吧,


从写手角度看,只能说句很俗的,勿忘初心。想想开坑的初衷,不过是想写一个故事给自己看罢了。



晓破:



林朵:





回首自己写文时的心情,大抵可分为两种,一种浮于表面,纯图乐子,文章写出来是为了娱...

【博晴】白 月 和 他

深夜随笔

还一个月前的那个flag。

——————————————————

晴明喝醉了。

喝醉的安倍晴明依旧是如平时一般的安静。

源博雅放下酒盏,常年累月握弓抓刀的手抓住了阴阳师堪称瘦弱的手腕。

素净的手便是一抖,白色瓷杯哐当落下,倒在月色里化开一片晶莹。

片刻后安倍晴明才迟钝的抬起头看向他的友人。

“博雅……?怎么了吗?”

“啊呀呀,这么容易就喝醉了。”

兴致来时换上的烈酒不同于平日里对酌的淡酒,不知友人小心思的阴阳师便着了道。

源博雅无奈收手将酒壶封好,鼻端微耸嗅进烈酒芳香,心疼的看着桌面上撒了一片的酒液,推开矮桌俯身将瘦弱的阴阳师抱起,还低声嘟囔着这么轻是不是没好好...

【双信】崽子01

#突然爬墙.jpg

#也许不坑

#特工信x街霸信

#日特工信泥石流里的坚定磐石

#人物背景自设

#没仔细研究过任何东西,有bug也不改

01.

“喂,你是谁?怎么在本大爷的地界待着!”

嚣张的语气在面前响起,特工在黑暗中仰起头,蹲着看那个满脸故意做出的嚣张的混混。

慢悠悠的站起,特工才发现这小混混和他一样高。估计是已经观察过一段时间了吧,因为机械故障勉强从敌方基地逃出,在这座城市的这个角落待了许久,每个夜晚到来的时刻都能看到这个混混从这里路过。

“怎么,你是这儿老大吗?”

特工背靠着墙壁,双臂交叉于胸前,看似随意潇洒的模样,事实上却是准备启动那柄为了节约能源而最小化休眠的...

【狗崽】酸涩

    #妖狐暗恋荒川设定,荒目明示有,荒椒结婚有,不适尽快点x

    

    #前半段没有大狗子出现的狗崽。

    

    #如果因为这篇文让你们打算爬墙,我表示十分荣幸。 

    

    

    

    ...

嘿嘿嘿突然想出了一个崽崽性转的梗。

尼桑连连,哥夫荒酱,荒酱的同学大狗子。

偷摸跑来看哥夫的崽崽对大狗子一见钟情,然后各种缠着提前步入老年生活的大狗子。

想想就开心。

白月光什么的都是假的。早晚白月光得叫高楼大厦都给挡住。


…可楼早晚得拆,月亮它总是在那儿。

没什么好看不好看的。


lo上太太们画的什么狗子都是好看的。


小卷毛和杀马特也都是好看的。


#来自于一个没有狗子的咸鱼的自我安慰

【狗崽】主请保佑我

照旧,拿到二本录取通知书前不会补完的。


短篇,吸血鬼梗,肉。


最后,以后我再试图往肉里面加剧情麻烦你们打死我。


——————————————


灼热的液体流入口中,妖狐皱皱眉头,舌尖从细嫩的皮肤上滑过,昏迷的少女便软软倒回了床上。


妖狐同旁的吸血鬼不同,他更喜欢静脉血。动脉涌出的液体炙热冲动的叫他厌恶。这次则是因为这个少女的金发蓝眼恍了神,一下子咬错了地方。


这个习惯大约是从他的前任身上传来的,顺着尖牙流入的静谧,被那位高雅的血族先生连着他的蓝色血液注入到了妖狐渐渐停止跳动的心脏中。


妖狐按了按安静的胸腔,合上了暗色的窗帘,合上了琉璃的阳台门,从城堡的侧...

水产组。

荒川,鲤鱼精,椒图。

都是酒吞的粑粑。

荒川吞酒气,鲤鱼精普攻散状态,椒图一连线单体都玩完。

这才是真·一家子都是爸爸。

然后樱花妖青坊主。

嚯。

想想就替鬼王大大感到生无可恋。

#首先你得有个酒吞童子

#反正我没有

我高考前所有的更新都是开坑。


不会填的。


除非我考上二本。


恩。

那个什么,打个商量。你们取关我之前能不能告诉我一声啊QAQ!!!

青空|困锁之鸟 06

漫天的黑羽从大天狗背后展开,舒展开后又向前垅去,将妖狐整个拢在了怀中,大天狗闷闷的声音在妖狐耳畔响起。
“从前...真是苦了你了。”
“我已经把所有相关资料都销毁了。”
“我不会让你再受这种苦。”

初春的天气在外穿单衣还是有点冷,但凉意被厚实的黑羽挡在外面。
“你...不在意?”妖狐微睁大了双眼,语气中带着不可思议。
微微拉开了距离,大天狗握着妖狐的手,触上了柔软的羽毛。
“这是我的改造态,你愿意接受吗?”

一个突如其来的吻代替了回答。
不像前一次温柔的纵容,大天狗在他口中肆意掠夺,这一次的吻中满是惊喜的味道,两人吻到气喘吁吁之时,难舍难分的唇瓣才暂且分开。

精致的三角耳在妖狐头顶抖动,显示着其主人愉悦的心情。“...

诗与酒是原著的。

感动和爱情是角色的。

我徒有一腔热情,似岩浆迸发流淌,最后冰冷成岩。

【狗崽】我和我对门居然都捡了一个孩子Ⅰ

片段时间瞎搞x2,此篇狗崽,有玄幻因素……大概。

大天狗是上班路上碰到这个小崽子的。

还未亮全的天色使得那个巷子里有了一片阴影,那个孩子就躲在那里呜呜的哭着。看到大天狗过来的时候好害怕的往后退,但是墙壁就在他后面他逃不走。

嘴里就叫着阿崽不想回去别抓阿崽。

好容易安抚下来后大天狗去买了一个肉包子给小家伙,小家伙就抱着包子问叔叔你晚上还来嘛?大天狗犹豫了一下就说晚上还要来,小家伙就笑的超开心。

等到大天狗晚上加完班坐电梯下楼的时候觉着自己忘记了什么,冥思苦想到公司门口就一下子想起来了。

嘿呀那个被保安拦住的小崽子我不是和他约定晚上见吗。然后就上前把小崽子抱起来和保安说对不起啊我家崽子...

【酒茨】我和我对门居然都捡回来一个孩子1

乱搞,主酒茨,几句话狗崽。

酒茨篇序号用阿拉伯数字,狗崽篇序号用罗马数字,当然我就在每篇前面标注好的。不看另一对cp不影响阅读。

私以为,现代模式的酒吞就该是那种骑了辆哈雷倚在上面低头对着万宝路点烟的样子,背景是戈壁或者海滩和海,穿个黑色工字背心,束好的红发在脑后和风一起随心飘扬。

飙车时候别的人后座坐个美少女,他就一个人,飙车的时候红发就从头盔边缘滑出来,别人家的小姑娘净盯着他看。

一个字,帅。

茨木呢,就是他唯一的软肋,是酒吞路过那个旱灾的村子从人贩子手里买回来的。

别看小小一只,被推到酒吞怀里的时候一口咬上了酒吞的手腕,血就哗啦啦流出来,手上嘴里就都是红惨惨的血,现在酒吞腕子...

天生丽质的小叔叔???懵逼.jpg

暁:

欲求不满的茨木童子哈哈哈哈哈哈没毛病!

东离坑外地人团长凛雪鸦:

贴吧看见的侵权删😂😂只想吐槽娇小玲珑的酒吞是什么鬼!占tag抱歉

茨木的狐朋妖狐,酒吞的狗友大天狗。大概…现代校园?


茨木:怎么办怎么让酒吞注意到我啊……


妖狐:没问题交给哥们儿,哥们儿保证把他七大姑八大姨都打听清楚。


一周过后妖狐呲牙咧嘴的回来。


妖狐:茨木,我男朋友和我出去聚会,酒吞也去,你来不来?


茨木:喵喵喵?说好单身一起走,谁先脱团谁是狗呢???

拆了全家换个竹子够不够。

我的天咸鱼王!!

一个碗就够了真的!!

这种三个黑蛋没一个大招的鬼使黑我不养了!!!

半夜灵车

迟来的清明贺文,文字版早上再发

傲慢的僧侣变化成的鬼怪,就是天狗。

是崇德天皇入道后所化之鬼又如何呢?傲慢早已深入吾心。

吾之偏见生而有之,不偏袒任何一人,一妖。若是汝有那本事叫吾心甘情愿臣服,吾大天狗就是汝最忠诚的仆从——只要汝,有那本事。

半夜脑抽.jpg

啊啊这么晚还没睡真是对不起缀子(。

青空|困锁之鸟 04

“父亲。”大天狗恭敬地站在棋盘旁边,在源父曲起食指敲了一下棋盘后才在源父对面坐下。

“你看上去好像很满意这个伴侣。”源父执黑先落下一子。

“是,但他似乎并不十分乐意接受匹配。”啪,白玉之子温润如水。

“清楚底细么?”“已经去查了,尚未得到资料。”“你已经二十四了,才得到匹配通知,清楚什么原因吧。”

大天狗捏着棋子迟疑,后落下一子,“我会尽力。”

“你输了。” 源父方落一子,便封住了大天狗棋路的关键一点,老者端起茶杯啜了一口,长吁出一口气,“大天狗,你自五岁被救回来,已经有十九年了,我很满意你这孩子,你也没有让我对你失望。”

大天狗默默收拾棋子的手一顿,疑惑地看向了源父,想说什么却被源父一个眼神...

青空|困锁之鸟 03

妖狐套好那身大天狗给找出来的衣服出来时,大天狗正坐在餐桌旁,处理事务。

“大将军真是忙碌啊。”妖狐撩了撩发丝,坐在了大天狗面前。

“叫我大天狗就是了。”大天狗关掉了光脑,坐直了身子,向妖狐示意,“我记得你爱吃甜的,尝尝合口么?”

“你从哪里知道的?”妖狐转了转眼睛,拿起了炼乳抹在三明治上面。

“昨天,你喝咖啡的时候放了整袋的奶精和砂糖。”

大天狗揉了揉额角,拿起了有着溏心蛋的火腿培根三明治。

“你做的?”咬了一口之后,妖狐亮了眼睛,最快解决了手中的食物后,才意犹未尽的舔舐指上沾上的甜腻炼乳。

“嗯,不忙的时候我喜欢自己做饭。”大天狗垂眸,向妖狐示意,还有杯牛奶。

“唔...”妖狐听话的端起杯子...

青空|困锁之鸟 02


伴侣中心配备的套间还是很大的——至少妖狐看上去很喜欢那个kingsize的大床。

“哇哦,这个地方真的是联盟的正规政府部门吗?”妖狐盘腿坐在地上翻着床头柜。

刚从浴室中出来的大天狗皱眉,把毛巾披在身上走到妖狐身后,一手抱住胸前,一手抄过膝弯,把人放在软绵绵的床上。

“别坐在地上,凉。”

“...嘁”妖狐翻了个白眼,把刚才突然被抱起而攥紧的避孕套丢回了床头柜上,“大将军你很有当妈妈桑的潜质哦。”

大天狗眯了眯眼,倾身将妖狐压向了柔软的床铺,“我不介意和你讨论一下谁才应该是母亲。”

灿金对上了海蓝,许久之后妖狐轻笑一声才推开了大天狗。

“别弄湿了床。”

懒散的人儿撑起上半身,拇指拂过侧脸,拂去了滑...

如今看到通知特紧张,生怕哪篇被屏蔽来通知。

青空|困锁之鸟 01

【致大天狗先生:
您好,您在平安联盟已为您匹配伴侣,请在三日后到达首都星伴侣中心与您的伴侣进行会面。
伴侣中心敬上】

“哦,这个,”源博雅揉揉额角打了个呵欠,一副沉迷美色的模样“联盟的要求嘛,就算你是将军也不能...哦,或者我应该说正因为你是将军才应该要积极的响应这项政策,这是...呃,什么来着……哦,是为优选基因的遗传和利用的最优选择。”

“我不是这个意思。”大天狗暴躁的瞪着光屏里的那个衣衫不整的男人,“我从不记得我什么时候有将基因呈交给这个中心。”

“...你不知道?”源博雅明显愣了一下,然后又变成了半死不活的模样。

“福利院的孩子会在幼时登记基因,我父亲带你回来的时候把那个福利院的信息翻出来...

突然想写,我的僵尸女友。

死过一次的烟烟罗和荒是阴阳道上的伙伴,然后辉夜姬和万年竹是荒的青梅竹马。

某次烟烟罗和荒到某宴会出任务时候被来玩的辉夜姬和万年竹看到,被误认为情侣。一直喜欢万年竹的荒就超级苦恼,被已经和辉夜姬成为好闺密的烟烟罗嘲笑。

结果某次接到了一个任务涉及到了万年竹他家,发生了各种事,荒情急之下脱口而出我喜欢你,被震惊问不是和烟烟罗一对吗,还没来得及回答烟姐就抱着辉夜姬从对面的楼跳了下来,被流弹击中的烟姐装得快要死了和辉夜姬告白,同意了以后就揪着小萝莉来了个吻满血复活,看得荒和万年竹同样一脸懵逼。

脑完了,恩。

那就脑完了吧。

阿妈终于拼出小黑的那一天

一个日常,阿妈终于拼出来小黑的那一天。

“小白——”

个子娇小的阿妈又叫喊着过来了,鬼使白习惯性转身抬手,软糯糯的女孩就扑进了他的怀里。

鬼使白臂弯里挽着招魂幡,温柔弯起了唇角。

“怎么了吗?”

“今天刷出来个速度魍魉!虽然只是四星但是可以和其他的凑一套啦!小白你快去换上!”

女孩兴致勃勃的双手奉上一珠紫色魍魉之匣,浓郁灵力在其上飘荡。

“不用哦,不如去给雪女吧,我又不用上场斗技带孩子们什么的。”

“不嘛不嘛,要小白戴!”女孩把珠链塞进了鬼使白手里,微嘟嘴的模样似是不满。

“还有这个哦,别忘记了。”

微笑的姑惑鸟捧来一匣金紫相间的材料,身上黑羽微微凌乱,却笑容温暖。

“新...

1 / 6

© 陆明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