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明渊

吃粮冗杂,介意雷点请取消查看我的推荐谢谢。
三年不更新更新更三百。
婉拒任何转载,站内站外都婉拒,谢谢。

【狗崽】主请保佑我

照旧,拿到二本录取通知书前不会补完的。


短篇,吸血鬼梗,肉。


最后,以后我再试图往肉里面加剧情麻烦你们打死我。


——————————————


灼热的液体流入口中,妖狐皱皱眉头,舌尖从细嫩的皮肤上滑过,昏迷的少女便软软倒回了床上。


妖狐同旁的吸血鬼不同,他更喜欢静脉血。动脉涌出的液体炙热冲动的叫他厌恶。这次则是因为这个少女的金发蓝眼恍了神,一下子咬错了地方。


这个习惯大约是从他的前任身上传来的,顺着尖牙流入的静谧,被那位高雅的血族先生连着他的蓝色血液注入到了妖狐渐渐停止跳动的心脏中。


妖狐按了按安静的胸腔,合上了暗色的窗帘,合上了琉璃的阳台门,从城堡的侧面在微明天色中化作暗色蝙蝠向远方飞去。


大约真的是因为老了,竟然开始忆起了以前的事情。


那位在阳光下鸽群中如光明太阳神一般的血族先生,被他冲动的画像请求激起一丝波澜,紧抿的双唇有了一丝弧度。


之后的发展似乎理所当然,耐心的猎手将无知的幼狐引入早已编织完美的陷阱。


本以为因年岁而模糊了的记忆在此刻清晰无比。


他记得那是一个晴朗的有几片云彩的春日,清晨时连绵了半月有余的雨终于停下,仔细系着纽扣的老人家出现在他家门口,小巧精致的马车带上了妖狐与他的画具进到了郊外巍然而立的城堡。


那位坐在窗边紫色窗帘旁暗红丝绒椅上,捧着暗黄色羊皮纸的先生对着站在门口的他,微笑。


轻巧却灿若骄阳。

评论
热度(26)

© 陆明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