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明渊

吃粮冗杂,介意雷点请取消查看我的推荐谢谢。
三年不更新更新更三百。
婉拒任何转载,站内站外都婉拒,谢谢。

青空|困锁之鸟 04

“父亲。”大天狗恭敬地站在棋盘旁边,在源父曲起食指敲了一下棋盘后才在源父对面坐下。

“你看上去好像很满意这个伴侣。”源父执黑先落下一子。

“是,但他似乎并不十分乐意接受匹配。”啪,白玉之子温润如水。

“清楚底细么?”“已经去查了,尚未得到资料。”“你已经二十四了,才得到匹配通知,清楚什么原因吧。”

大天狗捏着棋子迟疑,后落下一子,“我会尽力。”

“你输了。” 源父方落一子,便封住了大天狗棋路的关键一点,老者端起茶杯啜了一口,长吁出一口气,“大天狗,你自五岁被救回来,已经有十九年了,我很满意你这孩子,你也没有让我对你失望。”

大天狗默默收拾棋子的手一顿,疑惑地看向了源父,想说什么却被源父一个眼神给制止。

“但你只是将军事理论学得很好,在为人处事这方面,我和你母亲都很忧虑。”

“与伴侣相处不像与同事、下属相处,你可要多加注意。”

“好了,你母亲也应该把饭菜做好了,去吃饭吧。”

大天狗一时间想不通源父的意思,只记住了这九句话,和源父一同走向餐厅。

源母早已拉着妖狐坐在了圆桌旁,不知在说什么笑得却很开心。

“歌子,那孩子呢?”源父坐在主位上,微皱着眉头问。

“佟姨去叫了。”源母对着大天狗招了招手,男人本欲走向源父身边的步子顿然转向了妖狐身边,源母满意的微笑了下,转头看向源父,“挺听话的一个孩子,博雅怎么突然叫人去接她?”

“说是什么以前朋友的孩子,现在他们的母亲已经故去了,接来就当陪陪咱俩。”

源父大致解释了一下,佟姨就带着蓝白运动服的少女下了来。

绿发的女孩怯生生的被佟姨半搂着肩带到桌角,两手揪着衣角不知所措。

“阿时?”看到女孩以后妖狐迟疑了一下,还是叫了声。

便见女孩下意识抬头看了过来,忽闪的大眼睛顿时充满泪水,“妖狐哥哥?”

“哦呀,阿崽你和时女认得啊。”源母惊讶掩唇。

“妖狐哥哥在约塞星的时候很护着我。”时女看了一遍桌上的空位,迟疑地坐在了源父身边,然后对拿了纸巾来给她拭泪的佟姨微微笑了一笑。

“是在约塞星很照顾我的姐姐带回来的孩子,寓情于理都得照顾一些。”妖狐礼貌回答,然后就被大天狗悄悄摸过来搭在腰上的手吓了一跳。

“好了,先吃饭,叙旧等吃饱了再说。”最后还是一无所觉的源父解了围。

入夜,大天狗和一直被时女用仰慕眼神看着的妖狐就被微笑的源母赶回了房间。

反手关好了门,妖狐方松了一口气,欲解开领带松缓一下,便被一个充斥着不满与气恼的拥抱弄得一头雾水。

“大将军,我很累诶,放开好不好。”“大天狗。”“嗯?”“叫我大天狗,别叫将军。”妖狐怔了一下,在大天狗怀里扑哧笑出声来。

“你吃醋了?我和时女以前是有些交情,不过只当她是妹妹而已啦。”

“不许。”耳畔的声音闷闷的,气息喷洒在颈侧,痒痒的,“她有一个哥哥,不缺你。”

“那我还有一个姐姐怎么办?”妖狐侧了侧头,语气略带笑意。

“...忘掉,忘不掉我来帮你。”微凉的鼻尖在颈侧轻轻蹭着,幼崽护食般的圈地行为叫妖狐失笑。

“大天狗,当初谁先提出两不相干,和平共处的?”

“我后悔了。”大天狗飞快的接到,“现在我想和你过日子,像我养父母,还有源博雅和安倍晴明一样。”

轻微的叹息声响起,柔软却有力的手攀上了大天狗的肩。

“你不是说想吻我么?现在可以了哦,大将军。”这次不用仿佛了,大天狗已经听到了那根弦断开的声音。

评论(7)
热度(26)

© 陆明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