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明渊

吃粮冗杂,介意雷点请取消查看我的推荐谢谢。
三年不更新更新更三百。
婉拒任何转载,站内站外都婉拒,谢谢。

青空|困锁之鸟 02


伴侣中心配备的套间还是很大的——至少妖狐看上去很喜欢那个kingsize的大床。

“哇哦,这个地方真的是联盟的正规政府部门吗?”妖狐盘腿坐在地上翻着床头柜。

刚从浴室中出来的大天狗皱眉,把毛巾披在身上走到妖狐身后,一手抱住胸前,一手抄过膝弯,把人放在软绵绵的床上。

“别坐在地上,凉。”

“...嘁”妖狐翻了个白眼,把刚才突然被抱起而攥紧的避孕套丢回了床头柜上,“大将军你很有当妈妈桑的潜质哦。”

大天狗眯了眯眼,倾身将妖狐压向了柔软的床铺,“我不介意和你讨论一下谁才应该是母亲。”

灿金对上了海蓝,许久之后妖狐轻笑一声才推开了大天狗。

“别弄湿了床。”

懒散的人儿撑起上半身,拇指拂过侧脸,拂去了滑落的水珠。

从面上划过的珍珠色的指甲按进唇角,大天狗突然口干舌燥。

他慌忙转过身去,对着衣柜上的镜子细细撩者湿发。

“你...为什么不喜欢匹配伴侣?”

“嗤”他听到那个甜腻的声音吐出笑声。

“我不过是想离开约塞星出来玩一玩,没想到刚下了星舰就收到了通知,我什么都没玩呢就要赶到首都星来,烦死了。 ”

“约塞星?”听到这个星球的名字,大天狗心中出现一种真实的情绪。

“怎么?你瞧不起约塞星人?”妖狐挑着眼角眉梢从镜子里看大天狗,半倚床头的姿势叫披散在肩上的白发滑至肩后,露出白嫩耳垂上精致的银色耳钉。

“我对联盟全部星球与其子民一视同仁。”大天狗矢口否认。

“真是敬忠职守的大将军。”妖狐还是笑,薄薄的唇弯出令人心悸的弧度。

“你不必解释的,反正我也不是约塞人。”

“那你为什么住在约塞星?”大天狗皱眉。

“流浪到那里去的。”妖狐突然便冷了脸淡淡回了一句后,从他身边爬下了床,“我去洗澡,将军晚安。”

...或许应该给这人加一个喜怒无常的标签,大天狗胡乱揉了揉半干的发丝,抖了抖毛巾,叠好了放在了床头柜上。

将床头灯的光线调暗,大天狗叹了口气,翻身上床。


便是一夜安睡,大清早的妖狐就被外面的炒菜声吵醒。

看着雪白的天花板片刻,妖狐抬起手摸出他手链 式的光脑,干干净净的简陋光脑上只显示出一个时间。

“妖狐?”轻轻的敲门声响起,妖狐眯了眯眼,侧头看向走过来的男人。

“起来吃饭,然后准备出门。”大天狗取出了一套干净的休闲服出来,淡淡望向妖狐。

妖狐抬头嗅了嗅和大天狗一同进来的早饭香气,才慢吞吞起身,“去哪儿啊?”

“去买些东西,然后带你去玩。”大天狗侧了侧头,将视线从那赤身盖着黑色被子的人身上移开。

深蓝的衬衫被从上到下随意的扣好,妖狐伸了个懒腰从床上下来,斜眼瞧见大天狗闪避的眼神后忍不住笑。

“喂,我们算是伴侣了吧,你有什么好回避的。”

大天狗不答,干脆的打算出门去,却被从身后贴上来的柔软身躯吓得僵住。

“大将军是性冷,还是瞧不起我这种出身的约塞的人啊?”

大天狗闭了闭眼,伸手捉住了那不安分的在她胯间轻按的柔夷,放到唇边吻了一下指尖。

“别闹,穿好衣服再出来。”

评论(13)
热度(41)

© 陆明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