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明渊

吃粮冗杂,介意雷点请取消查看我的推荐谢谢。
三年不更新更新更三百。
婉拒任何转载,站内站外都婉拒,谢谢。

【荒目】狱 上

荒目  狱

封不封随缘。下出不出也随缘。

让我先喊一圈――茨木连连崽崽你们真的不是兄弟吗都是白发金眼!

“老大,今儿来了个新人。”

破天荒见到荒川赶在午饭前起床,河童连忙递上册子。

燃着点点猩红的烟头被丢在地上,精致皮鞋的主人毫不留情的碾在其上。

“瞧着是个不错的,头您看……”

河童握拳竖起拇指越过肩膀往身后指了指,意思相当明显。

“嚯,高智商人才啊,干事就干大的。”荒川翻了翻簿子,甩手簿子就朝着河童劈头盖脸的丢了过去,河童手忙脚乱接住了从脸上滑下来的簿子,看着荒川一脸茫然。

“妖狐和茨木我都给他们送进去了,从大天狗酒吞那里抢不来那是他们自己没本事。”荒川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一蹬地翘着椅子腿就把腿放到了桌上,眉目间神色叫河童瞬间知晓了他的意思,麻溜的放好了本子跑了出去。

视线瞬间飘忽,溜溜转到了被特地翻开到放了白色头发的稚嫩小孩的页码之上。

――真是活的太好了。

河童办事效率相当快,感觉眨眼医务室的椒图就过了来。

高挑的少女把玩着闺蜜给新做的橘红色指甲,描着好看眼线的眸子就斜斜瞅着荒川。

“老大,你怎么连刚成年的都干。”

荒川看着椒图这不着调的样子突然就勾了唇角。

“椒图,上个你这职位你这目的的小姑娘,现在可是正和河童相亲相爱呢。你觉得我哪个下属还缺对象?”

椒图一怔,甩手正欲反驳什么,就被荒川淡淡的语气打住。

“你是个好姑娘,任期到了就出去找喜欢的人吧,别隔这和我磨蹭。”

椒图撇撇嘴,翻了个白眼出了去。

“诶对了,以后别用这个香水了,装嫩。”


“你小子真的是好运,没来得及吃苦头呢就叫老大看上了。”椒图敲了敲竖起的针管,推出了其中的气泡。橘红的指甲隔了一管透明液体变得暧昧不清。

椒图看着这个单手被锁在床头上的小孩摇了摇头,捧起那纤细的胳膊将针头抵在青色的血管上。

“你可要乖一些,忍过了这个晚上老大以后可不会亏待你。别看他长的糙,温柔起来可是一等一的贴心。”

苍白脸色的孩子没有回话,却也没有抗拒,只乖巧的任椒图将那个一看就知道不是好东西的液体推入静脉。

“姐姐,这才是现实,是吗?”

“……小鬼头。”椒图被问得一愣,抬手在小孩白色的发上使劲揉了揉,将柔顺的发丝变得毛躁起来才住了手。“别想那么多,老大会好好对你的。”

荒川搁门外和椒图撞了个对脸,被少女无情丢了个白眼,尴尬揉了揉鼻子推门进去。

白发少年倚着床头安静坐着,微乱的发丝散在肩头,右手被扣着精钢手拷锁在床头柱上。

荒川缓步走了过去,携着的风中有种酸酸涩涩的味道,像是一个刚切开的青苹果。

是了,早上刚说了椒图装嫩的那支香水,现在闻来正正和这孩子相配的很。

“我记得你叫――一目连?”

“十八岁刚过三个月,高三,罪名杀人,这些档案袋里都有吧,长官。”

金色眸子流转,细长眼睛只略睁开些许,却亮的摄人。

“自然是有的,所以我想知道些不一样的。”

被烟熏的微黄的指划过一目连的脸部轮廓,紫蓝双眼笑意盈盈。

“我挺想和你发展长久关系的。”

“我养父喝醉了想要强奸我,被地毯绊倒撞到桌子,被装见识的藏刀划破动脉,我养母正好看到把罪名推给了我。”

一目连顺从的仰头,一双眸子淡淡,就好似刚才椒图对他什么都没做。

“他的样子――和你现在可像了。”

评论(26)
热度(66)

© 陆明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