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明渊

吃粮冗杂,介意雷点请取消查看我的推荐谢谢。
三年不更新更新更三百。
婉拒任何转载,站内站外都婉拒,谢谢。

悔不当初6

假装忘记前几天没更新的事情。

好闺密茨木宝宝上线。

一句话酒茨一句话荒目,cptag不打了。



在校门口下了车,冬日瑟瑟寒风吹来,散了一身在车厢里捂来的暖意。

妖狐这才发现自己出了一身冷汗。

“连连……今天麻烦你了。”妖狐轻声道谢。

一目连轻笑一声,揉了揉妖狐发顶。“以后离那个大天狗远些,我总觉得他对你不怀好意。”

“我知道。”妖狐轻声应。“可他和那个二少爷声音好像啊……”

“…那你以后更要和他保持距离了知道吗?别想太多有的没的,你在遇上那家伙之前多招桃花你比我更清楚吧,现在你成了个什么样子。”

妖狐沉默片刻,扬起一个笑。“我知道了,你不用担心啦。”

---------------

“哟,终于想起来假期早就结束啦。”茨木揉了揉一脸讨好笑容的妖狐的脸,从柜台后走了出来。

“之前失恋了不开心,不小心就忘了你嘛。”妖狐吐了吐舌头,狗腿子的端着餐盘跟着茨木坐在了一旁的小圆桌旁。

“说吧,找我什么事。”茨木端起咖啡,看着笑意盈盈的妖狐。

“就是想问问前辈,怎么和对象处上的。”

茨木一顿,长长眉稍一挑。“我与挚友从小就在一起了,怎么?你也喜欢上男人了?”

“……大概算吧,我觉得他对我也有好感,但是不知道他喜欢的是我女装的样子还是喜欢我。”妖狐坦诚道。

“哟呵,谁啊,被你这么个小混蛋瞧上了。”茨木饶有兴趣的弯了唇角。

“你咋不说他也瞧上我了?”妖狐不满。

“瞧上你多正常,瞧上你的小姑娘小礼堂都坐不下吧。”茨木打趣说着,敲了敲桌面叫妖狐别顾左右而言他。“快说,哪个倒霉蛋叫你瞧上了。”

“……大天狗,和茨木你一届的,你认得吧?”

“什么?那个直男癌深柜死闷骚?狐狸你别这么想不开啊。”

“恩?为什么这么说?”妖狐惊讶。

“大天狗这个人啊……”茨木头疼抚额。

“当初我和宿舍里那两个家伙坦白恋情的时候,就数大天狗反应最激烈。”

“反应激烈的挚友险些以为大天狗其实喜欢我。”

“后来这件事我和青行灯说了——她现在是个心理医生。她说大天狗这样多半是因为喜欢男的但是不自知,反应过激,像直男癌一样。而且这个人大男子主义很严重,和关系好的人要求还高的过分,脾气还跟茅坑一样倔的要命,也就荒川那样脑子缺根弦的能跟他相处不被气掉线。”

“茨木你不也脑子缺根弦。”妖狐眨眨眼问。

“……我那是有挚友在什么都交给他就行!”茨木伸手敲了一下妖狐额头。“总之,大天狗不是你能搞的,别游戏里喜欢了个男人就觉得自己弯成了蚊香。”

“我知道我知道,我可招小姐姐们喜欢了。”

妖狐好声好气的说着,看的茨木全身的气都消了。

“妖狐,这条路不好走,别学我。”

妖狐和茨木打小就认识了。茨木家是单亲家庭,经常和他的妈妈一起搬家到各种地方。刚搬到妖狐家隔壁的时候,妖狐妈还因为两个孩子相似的白发金眼误认为是妖狐爹以前的情人带着孩子找来了。

后来两位妈妈反倒成了好朋友,带着两个孩子关系也很密切。所以即便后来茨木家又搬走了,妖狐和茨木还是联系密切。

“……我知道,干妈还是不愿意和你说话吗?”

“愿意接我电话了,但是什么都不说。”茨木揉揉眉心,扯开个笑。“不说这些,昨天去玩的怎么样?”

“高跟鞋好累,妹子们不容易,大天狗好帅……恩就记得这三个了。”

妖狐识趣的没继续招惹茨木,插了个蛋糕塞进嘴里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茨木眉头一跳,突然坐直了身子:“等等,大天狗不是那种去漫展凑热闹的人,他有没有同伴?”

“有。”妖狐也被突然正经的茨木吓了一跳,“一个大叔脸的男的,好像和我室友认识。”

“你室友?我记得你提过……连连?”

“恩,一目连。”

“…我靠咸鱼暗恋四年的人你室友???”

评论(18)
热度(24)

© 陆明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