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明渊

吃粮冗杂,介意雷点请取消查看我的推荐谢谢。
三年不更新更新更三百。
婉拒任何转载,站内站外都婉拒,谢谢。

01.

这次祭会是神乐做主一口定下的。

大些的式神带着小些的式神,有对象的可以不算不想去的必须先打报告。

妖狐这一玩几日不回的家伙竟是日子快到了才知道这事儿。跑到八百比丘尼房里假哭打滚据理力争好半天,正说着小生和小姐姐有约了不能和大家一起玩,就被八百那含了星子却更加幽寂的一眼撇了回去。

那个大天狗也去,你自己瞧着办。

妖狐一下就哑了火。

自作孽,不可活。妖狐唉声叹气用了洒金的纸写了和歌,封了花瓣进去给那个约了时间的贵女送去,一双鎏金眸哀叹时满满都是痛心疾首。

02.

临出门时神乐拉着八百比丘尼把妖狐拦在了院门口,郑重其事的把妖狐的手塞进了大天狗的手里,凝重的絮絮叨叨着。

大天狗你可看好了这狐狸,他比小白还要撒手没,草莓大福都不用,对方长的好看点就能跟着跑,这任重道远的任务我可只放心你来做,可千万别把我哥哥的这个小舅子弄丢了。

妖狐内心哀号连天。本以为只是不能陪着人类小姐姐,被这家伙看到的话,回来又是一顿念叨,之后能和青坊主探讨佛经的烦,不想这次竟是连配寮里小姐姐们玩的权利都被剥夺了。

带着老爷爷面具的大天狗静默,直到神乐和八百比丘尼走的快不见人影了才开口。狐狸,走吧。

03.

老实说,这个祭会妖狐逛的很郁闷,大天狗真真是听极了神乐的话,牢牢拉着他的手,稍微远了半步都能被拽着手拉回去,简直比下山之前姆妈管的还要严,真不知道这家伙当妖怪的日子是不是都叫小白给吃了去,比青坊主还要像个僧侣——青坊主这次都打了报告和夜叉一同逛祭会。

不过这也不算是多么奇怪,寮里的家伙们有对象的都打了报告,关系好的也早都约好了一起走,就妖狐和大天狗两个在亲近的朋友中是独自一人。

“小心。”

走神间肩膀被撞到一个踉跄进了大天狗怀里,下意识闭上了眼却仍然被撞的沁出泪花,红着眼角揉了揉肩,下意识看向那个馨香味道传来之处——粉白和服的少女正带着斗笠和闺友窃窃私语,笑声如铃。

“被撞到了也改不了乱看的毛病吗?”

更加冰冷的语气才头顶传来,妖狐眨了眨眼,自己站直了身子。

“小生方才只是在想事情。”

没有意想之中的冷讽,大天狗死活只轻哼一声,抬手给妖狐拂去了泪花,微弱的气音在喧闹的祭会中几乎被完全掩盖。

“方才走神都没有好好看,去逛逛摊子吧,大人可觉得好?”

熟悉的轻佻语句从嘴中流露而出,娴熟的宛如练习了千万遍,只漫不经心的眸子的不易察觉的簇眉显示了他的不耐。

“随你。”

于是便逛起了摊子,关东煮章鱼烧团子大福全都要,吃的脸上沾上了酱料都不自知还伸着手要从大天狗手里拿下一个零嘴。这对于平日里无比注重自己形象的妖狐来说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情,大天狗觉得神乐出门前说的话不对,明明这家伙草莓大福也可以骗走。所以大天狗紧了紧牵着妖狐爪子的手说,不许再买。

妖狐眨着眼泫然欲泣,委屈半天才不情不愿应了,从怀里掏出了一条帕子轻轻拭起了嘴角。

“你平日里怎么不是这样。”

擦着嘴角的狐狸怔了怔,随即笑了,小生和小姐姐们相处还是另一副样子呢。

大天狗撇了眼妖狐,帕子是绯色的,一股子带了酱料味的香,不用想就是哪位小姐的赠礼。大天狗觉得自己应该冷静一下,便主动松了手。

“我去那边看一下,你别走远。”

“…啊,当然没问题。”

04.

大天狗也没走多远,在人群中转了个弯就叫妖狐找不见了自己。

他便看着那狐狸在彩色的灯笼下站了许久,被过往人群撞了几下才缓缓抬步离开了路中央。

路旁就是各式各样的小摊子,妖狐走过去和那个卖东西的小姑娘说了几句话便趴在摊子上精挑细选起来,挑挑拣拣选了两个,眼神又被旁边总是捞不起金鱼快要哭了的小姑娘所吸引。妖狐哄了两句小女孩就破涕而笑,把手里最后一个纸制鱼兜放到了妖狐手里,一条漂亮的红色胖头鱼就被捞进小女孩的袋子里。

终于看不下去拨开人群向妖狐走去,身后的人类嘟囔着什么抱怨着什么大天狗一句没听进耳里。那只狐狸似乎看到了他过来,揉了揉小女孩的头快步向他走来。

“大人这么快就回来了?和心上人相处可不能这么敷衍。”

心上人?这狐狸在想什么。大天狗皱了皱眉,重新拉起妖狐的手。

“一会有焰火,去看吗?”

“大人陪小生那便去咯。”

轻浮。大天狗在心里低声念了一句,便被妖狐反握住了手。

“去那边吧,小生记得有一个地方看焰火最好看,是人类上不去的地方。”

可惜偏偏有人类不长眼撞了过来,那个捞金鱼的小姑娘抱着什么小步跑了过来,到他二位面前还气喘吁吁了一阵,才抬手把怀里东西递出。

“这是方才帮我挑金鱼的那个姐姐叫我送过来的,说哥哥你挑了半天不拿走太可惜了。”

妖狐愣了一下然后缓缓弯起眉眼,低头摸了摸小女孩的头接过面具。

“麻烦你了,快回去找父母吧,小姑娘可不能在这种时候自己走。”

小女孩用力点头,快步跑走了。

妖狐看也没看那面具一眼就塞进了怀里,然后眉眼弯弯的问大人我们还去不去看焰火了。

05.

焰火是要看的,气也是要生的。虽然大天狗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生气,只闷闷跟在妖狐身后向着妖狐所说那个僻静却视线绝佳的看焰火处走去。

视线总是忍不住往妖狐怀里撇,方才粗略一扫看到了一个白色的面具, 不知道是买来送给京城哪个贵女的,满是醋意的表情被面具遮掩的刚刚好。

“大天狗大人?”

软软的唤声把他从思绪里拉出,面前正正一张不知祸害平安京多少少女的漂亮脸蛋。见他回过神来妖狐又软软笑了,抬手指着那个修了好些年头的塔顶说小生早就想在那里看焰火了就是上不去。

大天狗垂眸,把妖狐拉进怀里抱紧,展翅便带起了一阵风。

站定时祭会的焰火正好放了起来,妖狐趴在他胸口看着他的身后高兴的大呼小叫,胸前隔着那面具硌的生疼。

“大天狗大人,小生想和您说件事。”

焰火声正大时妖狐趴在他耳边喊了一句话,大天狗侧了侧头神色莫名。

“这个面具小生是想送给大人的。”

…………

……

如果看你在莺莺燕燕中如鱼得水会不舒服就是喜欢的话。

如果看你和其他人相谈甚欢会生气就是喜欢的话。

如果在你归来时忍不住把你拉进我这里让檀香洗去你身上劣质香粉味道就是喜欢的话。

如果和你说话会无法控制心跳就是喜欢的话。

如果出神时总是想起你就是喜欢的话。

如果你的一言一行都可以影响我的言行就是喜欢的话。

那么……

“恩,还有,我喜欢你。”

06.

其实故事到这里就可以结束了,暗恋王子的灰姑娘被打扮成公主和王子一同站上了婚礼的殿堂,可妖狐总归不是童话故事里的白莲花。

妖狐从没奢望过大天狗会回与他同样的情感的。在他心中大天狗那般的大妖是不会情愿施舍给他这样弱小的妖怪一丝一毫眼神的,甚至,不用厌恶的眼神看他都已经是一种恩赐。

但是就算早就知道这一切,就算早就为了忘记这份感情而尽量远离那个大妖,就算他早已经认识了无数或美丽或温婉或贤淑或活泼的少女,大天狗在祭会上毫不犹豫的放开他的手转身离去的毫无滞怠时,妖狐也忍不住茫然。

去那边…看一下,有必要不带上他吗?妖狐动了动左手,指尖尚存大妖留下的暖意。扯扯嘴角,那笑容却苦涩的他自己都嫌难看。

长长出了一口气,妖狐转身走向旁边卖面具的摊子,和小姑娘谈笑两句,女孩就红着脸把自己全部带过来的面具搬了出来。

挑挑拣拣半天,妖狐才挑中一个黑底金纹红边的半面狗面具,拿给摊主看时换来小小一声惊呼。

“这个的话,姆妈特地交代了,和另一个面具要一起卖出去呢。”

女孩手忙脚乱的翻出一个白色蓝纹金边的半面狗面具,递给了妖狐。

“两个狗面具成对的,先生买回去送给心上人吧。”

心上人,他的心上人怕是去见自己的心上人了吧。

妖狐勾起温润的笑,眸里却全无笑意。

“那便承姑娘吉言了。”

白色的那面看上去似是狗面具,眼睛处却特意修成了细长的形状,分明就是个狐狸模样。若是黑面能送的出去,平日里无事带带这个面具也并无不可,若是送不出去,放在柜子里让它们能做个伴也是不错的。

只是没想到大天狗这么快就会回来,他身后的人被推挤的闹闹嚷嚷,恶鬼面具让他们忍不住消了声。那时的大天狗就踩着被彩色灯笼映照的斑斓如若天路的大道,走到这头将自怨自艾的妖狐从地狱里拉出。

他是他这辈子逃不过的劫。

Fin.

我要评论,什么都行,陪聊都行。

评论(6)
热度(40)

© 陆明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