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明渊

婉拒mxtc任何相关。

一个简单的小日常

“阿崽,寮里人呢?”

陪着荒川之主去探亲回来的一目连这么问着躺在屋顶上晒太阳的狐狸。

“…是阿连啊,阿爸去源宅了,红叶腻歪着跟着去了,同理酒吞茨木也去了,黑白兄弟被阎魔喊回地府帮忙做事,带着他们徒弟,其他的不是在睡觉就是去野营了。”

妖狐长长伸了个懒腰,活动间骨头嘎嘣作响,浸满了阳光的皮毛在这近暮的春日里温暖宜人。

“大天狗总不会这时候还在睡吧?”

一目连扶着神龙上了屋顶,在妖狐身边坐下。

“大天狗大人啊……前几日回爱宕山了,好像是小生的前辈去拜访他了。”

妖狐重新躺了回去,打开了折扇放在脸上,挡住了依旧有些刺眼的阳光。

“你怎么不和其他式神去野营?”

神龙已经从身边离开,懒洋洋的趴在屋脊上,贪念着太阳在今日最后的一点温暖。

“小生也想啊…大天狗大人离开前说如果他知道小生这几日和旁的妖怪走太近,回来是要让小生好看的。”

不用看也知道,妖狐此时的表情一点是不满气恼又有些微妙自得的。

一目连忍不住噗嗤笑出了声,伸手挠了挠妖狐一边的耳朵根。

“他怎么可能忍心收拾你。”

“阿连这边也要挠挠…大天狗大人自然是舍不得让小生受伤的,但是让小生在床上好看他可拿手的很。”

妖狐往一目连身边蹭了蹭,把另一边的耳朵放到了一目连手边,银丝在渐暗的天色下镀上了一层金光,显得暖人心口。

“你这狐狸…真是口无遮拦。”

一目连听着那话忍不住红了耳朵,屈指在妖狐额上敲了一下,片刻后又是叹了口气,用修剪圆润的指甲轻轻挠起了妖狐的耳朵根。

狐狸舒服的整个靠在了他怀里,眸子微微阖起,完全没有了往日嚣张得瑟的模样。

“和你有什么好遮拦的,话说回来,和荒川出去这些日子你没被他欺负了吧?”

“自然没有,荒川的子民都很敬畏他,他的下属海坊主做菜很好吃,在那边待了这些日子,神龙载我起来都费劲了许多。”

“连连你居然吃胖了。”妖狐不可思议的睁开眼,伸手在一目连腹部摸了一摸。“你这种吃两口就不吃了的妖都胖起来了,小生居然还没有练出腹肌。”

“荒川不许我吃太少。”一目连无奈又伸手敲了下妖狐额头,眸中却全无怪罪的意思。“何况你没有腹肌完全是被大天狗和晴明宠过头了,你看夜叉酒吞茨木哪个没有腹肌。”

妖狐捂住被敲的地方,冲一目连吐舌头。“他们就乐意宠着小生,阿连你羡慕就直说。”

眼前视野在不知不觉间暗了下来,一目连直到这时看不起妖狐的眼才反应过来。他摇了摇头,伸手把神龙揽了过来。

“天黑了,下去说话。”

院中在白日里睡得熟的灯笼鬼们已经渐渐醒来,接二连三的亮了起来,一目连却仍有些看不清隔了一个中庭的院门。

野兽的眼神却是比他好上许多,方落地四下看了看,便亮着双眼拉住了一目连袖口。

“嘿,荒川回来了。”

听到这话一目连才惶惶然回头,眯着眼从夜色中分辨出了那抹墨蓝色的身影。

不待他说什么,荒川已经大步过了来,粗暴地从狐狸手中抢回了一目连的袖口。

“吾不过晚回来一会儿,汝怎么又和这狐狸混在了一处。”

听着这话妖狐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发出一声鼻音便转身与荒川之主擦肩而过,飞快的扑向了刚从院中落下,正收敛羽翼的大天狗。

一目连无奈弯起唇角,微微抬头在荒川下巴印下一吻,将这个水中妖怪的微凉体温镀上一层暖意。

“我回来时寮里只有妖狐,便同他说了几句话。”

“吾在外面的时候明明看到了他靠在汝怀里!”

“哪有,你看错了吧。”

一目连低声和荒川说着话,把这个以前的暴君拉着向晴明给他准备的房间而去,却不想荒川泛着酸味的话被另一个有心者听了进去。

“靠在他怀里?”

大天狗抬手勾起怀里这狐狸的下巴微微用力便惹得这狐狸轻声抽气。

“连连给小生挠了耳朵而已。”

妖狐故作委屈的抬起双臂环上了大天狗的脖颈狐狸眼睛闪着水光委屈的看着他的爱人。

“吾记得走之前有提醒过汝。”

大天狗低下头来,单手环住了妖狐的腰。

“汝是否很期待吾会如何惩治汝?”

在半暗半明之处的低声私语充满了暧昧意味,大天狗不知道他看到的那点唇弯弧度是否为真,颈侧便靠上了温软的发丝。

“大天狗大人的一切,小生都很期待呢。”

end

甜到我自己都想哭。

评论(10)
热度(241)

© 陆明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