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明渊

婉拒mxtc任何相关。

色惑 Ⅳ

10.

气氛尴尬的两人又恢复到了以往点头之交的距离,但所幸还有协同斗技这个压箱底的绝招还未使出。

子歌和雅子密谋了三日,才带着雪女和妖狐来了斗技。

子歌没什么式神的,家里姑获鸟雪女妖狐能算大了,白狼勉强能用,山兔座敷都还是在姑获鸟怀里要亲亲的年纪,雪女又不过是个控制系,妖狐不得不顶起了寮里大半个天。

雅子没说什么,点了大天狗茨木和带了招财猫的小鹿便让他们出了去。

子歌高高兴兴的牵着雪女的手一路上念叨个没完,笨拙的在路上都能摔上一跤,还是妖狐习惯一般每次都眼疾手快把小姑娘捞了回来。

连性情冷淡的雪女都能让这姑娘弄的淡淡笑起来,其乐融融的氛围看的大天狗不知怎么放置那颗难得热烈的心。

第一场就碰上了椒图莹草桃花童男茨木报社队,子歌皱着眉不知怎么办才好。

一速小鹿没作妖,只安分随意a了下桃花,所幸触发了招财猫,二速茨木想了半天,三火掏了对面桃花一下,才抓掉了半血,三速大天狗平a了莹草,万幸出了魅妖,对面茨木便赶了上来三火掏了子歌,勉强一丝丝血皮没能溅伤,然后对面椒图便把对面连了起来。雪女看了妖狐一眼,便回头回头轻声和子歌说给妖狐一个疾风。

子歌抿了抿唇,让唾液润湿了唇瓣,硬生生顶着童男不痛不痒的攻击给了妖狐一个疾风。

精巧的折扇在他手中开合,鎏金眸子在对面被连上的六个式神,露出了个轻佻的笑——同那些个野生妖狐没什么区别的,残忍嗜血的,笑容,而唇瓣中吐出的语句更是让人生寒。

“让小生猜猜,你们……哪个血量最多呢。”

折扇开合声停时其实并未过很久,但是在场所有人都知道这才是决定的时刻。带着手套的手捏着折扇向前挥去,风刃便连绵不绝的打在了童男身上。

五下六下,本就已经残血的桃花被牵连着倒下。

十下十一下,对面脆皮输出茨木和阴阳师倒下。

十七下十八下,被动回血的莹草倒下。

二十下二十一下,连着涓流的椒图倒下。

二十二下二十三下,童男,残血。

折扇在掌中轻抖,妖狐盯着那个童男,缓缓的,拉开一个笑,让那个孩子情不自禁的一抖。

“嘿,运气不错嘛。”

雪女拍了拍妖狐的肩,抬手随意的一个雪球,便把童男送下了场。

这边刚下了场,站在妖狐旁边的大天狗便被粗鲁的挤开,白发的大妖兴致冲冲的抓住了妖狐。

“嘿,你实力不错嘛,以前怎么没听过你的名字?”

“小生这次侥幸罢了。”

妖狐淡笑着后退一步,和茨木童子拉开了距离。

协同斗技时间过的很快,子歌特地让妖狐和大天狗比邻而居,这让两个风系的妖怪都有些不大舒畅。

风刃带起的风撩起了妖狐的发,凌乱飞过来从白色狩衣上一扫而过,几乎同一个颜色。

羽刃风暴带起的风则会让黑羽四散而下,偶有几枚擦着妖狐飞过,让白皙皮肤显得更加白净。

这可怎么办。

大天狗暗暗按住胸口。

吾好像更加喜欢他了。

评论(15)
热度(31)

© 陆明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