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明渊

吃粮冗杂,介意雷点请取消查看我的推荐谢谢。
三年不更新更新更三百。
婉拒任何转载,站内站外都婉拒,谢谢。

【狗崽 酒茨】不以分手为目的的吵架都是耍流氓06

目死

写不完那么多,能几章是几章吧...
===================================

妖狐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回应,但是大天狗清冷的怀抱和那在发上轻抚的掌让他忍不住有点眼底发酸。

“茨木大人同小生只是朋友……”

“吾知道。”

“……知道大人还凶小生。”

大天狗叹了口气,只觉这狐狸怎么关键时刻总是反应不过来。轻掐住妖狐的下巴,清浅的吻温柔缱倦。

“吾吃醋了,所以,别总去找他。”

浅淡的红晕了开来,妖狐仍皱着眉头。

“可是茨木大人受伤了……”

“姑获鸟和萤草都在,况且那伤了茨木的妖自己要求来帮忙照料,不缺汝一个。”

听了这话妖狐才微微松了一口气,流金眸子微转便发现了大天狗又有点不开心。

“小生之爱唯大人而已,大人尽可放心。”

脚尖微踮,温软的唇便贴上了大天狗的面颊。

流金与湛蓝相对,满满都是爱意。

“简直没眼看了...”

从厨房出来端着药碗的萤草简直后悔极了,怎么这么大意把蒲公英放在了茨木房里。无奈却只能加快步伐向茨木那边走,打扰到那两位谈恋爱是会被风卷上天的。

“姑姑,药——熬好了。”

萤草将药碗放到姑获鸟手边,又转身取了泡在水盆里的帕子,拧干了将茨木额上的白帕换下。

“茨木,起来喝药了。”

姑获鸟柔声唤着,睡梦中的茨木不耐的皱起眉头,想发火却在睁开眼后生生忍住。

“……姑姑,这药好难闻。”

茨木眉头紧皱,忍不住向后缩了缩以避开姑获鸟端来的药碗。

“良药苦口,茨木乖,快喝了药。”

姑获鸟轻声解释着,将药碗又向前递了递。

茨木张开口想说什么,却被突然打开门的山兔截下。

“姑姑姑姑,寮里来了个奇怪的家伙,说要见茨木,还说什么是来赔罪的。”

山兔的耳朵晃了一晃,那边樱花妖已经将来者带了过来。

“咳,上次战斗十分尽兴,但不小心伤了汝,本大爷来看看有没有能帮上忙的地方。”

评论(1)
热度(98)

© 陆明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