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明渊

吃粮冗杂,介意雷点请取消查看我的推荐谢谢。
三年不更新更新更三百。
婉拒任何转载,站内站外都婉拒,谢谢。

[狗崽 酒茨]不以分手为目的的吵架都是耍流氓04

小生真的不是诚心想把诸君掰成茨崽的...(小小声

顺便,诸君,小生想搞事。

===================================

好容易哄好了茨木让他受了莹草的治疗,又哄着喝下了药,院外天色早已低沉。

白日里忙忙碌碌的院也清净到不行,只有八百比丘尼安静坐在窄廊上等待夜色降临。

“狐狸,茨木睡下了?”

妖狐点了点头,勾人魂魄的眸子里水光涟滟。

八百比丘尼不是无聊的人,正相反,她作为一个星见,非有要事不自行搭话。

这不——

“大天狗大人去寻那将茨木打伤的鬼了,临走前碰到了一个摘了面具的妖狐,一起走了。”

“嗯?旁的妖狐?”妖狐挑眉,只片刻便恢复了漫不经心的态度。“小生今日约了一个同族同游,不想被茨木大人这事耽搁了,怕是找来了。”

“你心中有数便是。”

八百比丘尼淡淡点头,抬眸又看向了天空。

妖狐抬手,折扇合拢微点下颌,面具下金色的瞳不带半分温度。

此时大天狗已与另一只妖狐来到了昨日茨木所去的森林。

这里有很浓的妖气。

两个妖怪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定下结论。

“味道散了,吾找不出茨木以外的妖气。”

大天狗看着那只妖狐在这片被毁坏的树林中踱步。

“小生...倒是有几分想法。”那只妖狐走到树丛正中时蹲下了身,一片算不得精美的瓷片被他拾起。“古胧清,平安京妖市所卖,卖家同小生有几分交情,她曾说近日有一位酒吞大人来买她的酒呢。”

大天狗沉默片刻,上前拎住了那妖狐的衣领。

直飞上天。

“啊啊,怪不得小生那位同族不理大人呢。”

“汝不是吾的阿崽,又凭何同他相比。”

评论(5)
热度(112)

© 陆明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