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明渊

婉拒mxtc任何相关。

第一次见到那只狐狸的时候,茨木正幻化做女子仙人跳。

那狐狸一双眼柔柔扫了过来,嫣红眼角蕴着了然。

折扇轻摇,一晃神那狐狸就不见了踪影,徒留若隐若现的带着胭脂气息的妖气在原地盘旋。

身边男子便在这时占据了视野,不着痕迹皱皱眉头,唇边漾起虚假的笑。

“呐,要命还是要钱。”

第二次遇到那只狐狸的时候,茨木正巧迷了路。

本在路上安稳行着,却被隐隐有些熟悉的胭脂气息吸引了过来。

那狐狸在树上坐着,慵懒垂着的尾巴看着就很舒服。

胭脂气息掩不住淡淡的腥甜味道,茨木扬起头喊着。

“狐狸,又遇到了。”

那狐狸诧异瞪大了眼睛,折扇也不扇动了,许久才回了话。

“小生何德何能让茨木大人记在心上。”

鼻尖微动,大妖扬起张狂的笑。

“吾想记就记了,关汝何事。”

第三次见到那狐狸的时候,茨木也想不到自己会如此狼狈。

衣衫破损满身尘埃污血,白发几近瞧不出原本颜色。

“茨木大人?”

“咳…狐狸?”

“是小生,大人要到小生那里休息一下吗?”

“嗯,带路。”

于是茨木就光明正大的在妖狐住处待了下来。

准确说是在一位妖医看后妖狐勒令他不许乱跑。

“就算是大妖,受伤了也要好好休息。”

“……噢。”

被扒光衣服让妖狐伤药的茨木委委屈屈应了,毫不掩饰的态度让妖狐叹了口气。

“大人不是不死之身,如此折腾自己又是何苦来呢。”

“吾无事可做,唯有战斗能让吾觉得吾尚存于世。”

“……那小生那次在京都里瞧见的大人是在做何?”

“仙人跳啊,云游战斗也是要盘缠的啊。”

直率的话语让妖狐忍不住笑出了声,微凉指尖离开了茨木的背部,又再次靠近给他披上衣服。

“大人倒是毫不隐瞒。”

“有何要隐瞒?吾想了便说了。”

这般直率,怕是惹过不少仇家吧。

妖狐凝视着在和衣带纠缠的大妖,微叹口气,转身去了厨房熬制汤药。

“狐狸,你倒是什么都会。”

“照料大人到伤好还是没有问题的。”

袖子被卷到手肘以上,白发松松束在了一起,药锅里微微腾起的白雾模糊了俊美容颜。

“你们狐狸,都这般模样?”

鬼使神差问出了这句话,茨木自己都不知道想得到什么答案。

“大人是指什么?狐狸里也有笨手笨脚什么都做不好的哦。”

“吾指的是……算了,没什么。”

茨木挫败转开脸,视野里却闯进素白手掌端着的瓷碗。

“大人,该喝药了哦。”

抬眸对上妖狐那不笑也自然弯起的眉弯唇角,大妖叹了口气接过药碗仰头喝下。

“大人,狐狸,是可以听到人心中所思所想的妖怪哦。”

仅省的左臂险些将药碗丢出去,茨木诧异瞪大了眼。

“……你说什么?”

“小生在平安京第一次见到大人的时候就被吸引了呢。”

“那次在树林里的相见是小生特意谋划的,只是没想到大人会给小生那样的回答。”

“大人这般直率的妖就想罂粟一样吸引小生呢。”

茨木从震惊到困惑只用了三句话到时间,鬼手不自觉缠上了发丝将银白头发搅乱。

“那……吾喜欢汝汝知道吗?”

无声的笑漾起,胭脂般红艳的唇便贴了上来。

清甜的味道驱散了口中药味,细细的呼吸喷洒在面上。

“大人以后因为小生存活于世可好?”

“好。”

end

地主家傻儿子……呸,小天使就这么被心计狐拐走了。

评论(16)
热度(74)

© 陆明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