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明渊

吃粮冗杂,介意雷点请取消查看我的推荐谢谢。
三年不更新更新更三百。
婉拒任何转载,站内站外都婉拒,谢谢。

【博晴 狗崽】苦恼的事

超短篇摸鱼。

――――――――――

作为攻方来讲,博雅和大天狗最近十分苦恼。

事情是这样的。

前阵子博雅家的大天狗和晴明家的妖狐日久生情了――不不不不是那种不可名状的日久生情――然后这俩崽子就把各自的主人丢在了脑后自个儿跑去度蜜月去了。

是的这俩崽子连说都没说,某次斗鸡场后就趁着晴明和博雅讨论要不要带带家里其他孩子时翅膀一挥尾巴一摇,私奔了。

直到第三天晴明跑来源家问博雅妖狐在不在源家这两个人才发现两只妖怪私奔了的事实。

直到大概大半个月之后的某个夜黑风高无月夜,源家院子里狂风大作鸦羽四散,私奔归家的俩崽子被莹草抓了个正着这事儿才算完。

……大概算完吧。

期间大天狗和妖狐在外面怎么不可名状、源博雅怎么不可名状了晴明,就暂且略过不提,先讲此次主题。

大半个月不见,好不容易可以见着了妖狐那时候还在大天狗怀里睡的正香,晴明和妖狐这对主宠(x)一下子就分不开了。

今儿晴明大清早就爬起来敲门,然后抱住换上了漂亮衣服的狐崽子,一人一式神就跑去早市找玩儿的。

虽然这个大清早对于其他人来说已经是吃饱喝足开始一天劳作的时间。

明儿狐崽子就跟大天狗闹别扭生生占了晴明的床,博雅敢碰床一下就被挠一身一脸的爪印子,晴明还宠溺的好声劝博雅今晚自己睡。

博雅胸口的爪印子至今没消掉。

“妈的这日子没法过了,晴明现在眼里只有那只狐崽子根本没有我。”

源博雅心塞塞的一扔弓,跟一起练弓道的白狼吐槽。

“妖狐还小,粘着晴明大人一些很正常啊。”

白狼疑惑的放下弓说。

“妖狐不比我们,他和晴明大人有一些亲缘关系,和晴明大人关系可是很好呢。”

这日子真的没法过了。

不只是源博雅这么想――当然大天狗也这么想――源博雅家的其他式神也这么想。

原因?大天狗大人心情不好就想找事儿干,于是就坐房顶上吹笛子,然鹅心情不好吹出来的笛声哪里能听哟,发现没人愿意听他吹笛的大天狗大人就生气了,生气了就……羽刃风暴了。

式神们受不了然后就找了荒川之主想和大天狗协商一下……然鹅塘主也不是好说话的,为了安静生活的好声好语被大天狗心不在焉的“嗯”“哦”堵回去两次后……

很好,源家又要重新修宅子了。

某天中午,妖狐缠在晴明脖上冒充活体狐狸围脖时,被忍无可忍的博雅丢了出去,正中大天狗红心。

“诶博雅怎么了?”

尚且没注意到自己和妖狐的行为不大符合主仆关系的晴明一脸懵逼看着咬牙切齿压了过来的源博雅。

“晴明――你不觉得你和那狐崽子太亲近了吗?”

“啊……原来是这样啊……”似点过胭脂的唇莹莹弯起,晴明轻轻将手搭在了源博雅肩上,眼尾和狐崽子如出一辙的嫣红让源博雅十分暴躁。

去他娘的亲缘关系。

源博雅咬牙切齿的吻上了晴明的唇,粗暴攻掠使得晴明忍不住呼痛。

“告诉我是怎么回事。”

暗色眸里仿佛酝酿着风暴,晴明怔怔瞧了一会儿然后噗嗤笑出了声。

“崽子那天被大天狗欺负的紧了,就撺掇我和他演场戏,赌你和大天狗哪个先沉不住气,现在看来,好像是我赢了呢。”

“……很好,晴明你明天不用下床了。”

end


然后晴明就被不可名状了,就这样。

评论(2)
热度(124)

© 陆明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