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明渊

吃粮冗杂,介意雷点请取消查看我的推荐谢谢。
三年不更新更新更三百。
婉拒任何转载,站内站外都婉拒,谢谢。

【全职高手/双鬼】换巢鸾凤01

借了李后主和赵匡胤的梗。

名字是随机抽的。

 

    00.

    风云起。

    吴羽策垂眸,端坐在软榻之上,举杯向面前之人示意,随即一口饮尽。

    “当真是好胸襟,后主可还有什么话要托小人带给陛下么?”

    吴羽策抬手轻轻擦去唇边残余的酒液,淡淡的看向面前这小人得志模样的太监。

    “告诉你们陛下,吴某这一生,算是还尽了他们李家恩情。”

    “——什么?他当真这么说?!”

    太监看着暴怒的皇帝,连忙低下了头,显得更加恭敬。“回皇上,后主的确是这么说的。”

    李轩站在桌案之后,脸色阴沉。狠狠闭了下眼后才厉声问道:“吴羽策他人现在在哪儿?”

    “半个时辰之前奴才从后主那出来,现在估摸着已经运往陵墓了。”

    “……”

    李轩眉头缓缓舒开,慢慢瘫进了御座之中,神色间的郁郁之色却半分不见得减。许久之后他长长叹了口气,抬手按住额角。

    “收敛他的尸体,葬入……孤的帝陵。”

    “……遵旨。”

    01.

    吴羽策同他的故事宛如一场笑话。

    他在家中长辈的带领下周游列国增长阅历,熟习武艺,却没人知道他真正所爱的是高阁之上那些俗词雅调,

    李轩不敢说,亦不能说。他深知父辈对他所承之希望。

    而吴羽策却偏偏与他相反。一柄折扇在他手中硬生生玩出了利剑之势,那扑面而来的气势让当时且年轻的李轩怔愣许久。

    一个玉坠,一柄折扇,两个人的孽缘就此开始。

    那次连夜赶路,领他出游的长辈在抵达城镇后就忙忙在客栈中睡下了,而一直在车厢中睡得香甜的李轩却耐不住少年人的性子偷偷泡上了这南宋的城镇中游赏。

    说来也是巧,他在这头街上把玩着南宋特有的精巧物什,一道疾风便从他身后掠过,弄得他后脑勺一凉。

    李轩挑了挑眉头,将东西放下,不顾摊主的挽留便欲追上,却刚落脚就踩到了一个硌人的东西之上。他低头一瞅,却是乐了。

    哪家公子哥儿走得这么急,扇坠子掉在地上了都不捡起来。

    那是一枚罕见的苍青温玉镂空坠子,椭圆型的薄薄一片,方才没被李轩一脚踩碎了也是他的运气。坠子上连着一上一下两道线,下面连得是黑色的流苏,精巧至极,当是个巧手女人编的,上面是同色的线绳,不过很明显已经磨得过久不结实,断了开来。

    不过倒也是,若是很结实的话又怎么可能从扇柄上掉下来。

    李轩握紧了扇坠子,唇边荡起一抹笑,向着方才香风飘去的方向缓缓踱了过去。

    果然不出他所料,他才离开那大街没多久,熟悉的香风就再次从他身边掠过。

    一记小擒拿手便搭在了那人肩上,还未使力手背便一痛,一道凌厉的剑风就从他耳边停住。

    ——事实上,若不是李轩反应极快的先亮出那块暖玉坠子,怕是那剑风已经削去了他半个耳朵。

    “公子不要着急动手,在下当真只是来还坠子的。”

 

评论
热度(19)

© 陆明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