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明渊

吃粮冗杂,介意雷点请取消查看我的推荐谢谢。
三年不更新更新更三百。
婉拒任何转载,站内站外都婉拒,谢谢。

【全职高手/双鬼/ABO】惘然忆07

    07.


    “我轩哥当时就一撩衣摆,扑通就给我娘跪下了,说得声泪俱下的啊,什么孩儿不孝孩儿一时难耐就要了人家孩儿定要给他一个名分还望夫人成全什么的,我娘一听啊,抖着手就昏了过去,那本来被招来给轩哥当媳妇儿的小姑娘当时被吓的脸都白了。诶策爷,轩哥那话说的有几成真啊?”


    李迅半撑着身子靠在檀木桌上,声情并茂的给斜侧在美人塌上的人儿描述着方才发生在主院正厅里的事情,就差真的跪一下给他看了。


    榻上的人只是浅浅笑着,墨色的发凌乱散着,蜿蜒在素色的床榻上似乎是在诱人犯罪。


    “策策你可别听这只猴儿乱说,他的话可没有半分能信。”李轩含着笑从屋外绕了进来,抬手敲在了李迅额头上。


    “没有半成是真的。”吴羽策斜斜横过一眼,从榻上撑起身子。


    李轩怔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吴羽策是在回答李迅的问题,小猴子也没料到他轩哥进来了吴羽策还会搭理他,倚在檀木桌上半晌才小心翼翼的扫了扫静对无言的两人,见他们没有搭理自己的意思,便飞快的溜了。


    “给个名分,恩?”吴羽策懒懒拖了个尾音,斜挑着的眼角吊着眉梢,和着那话语显得有十分的挑逗。


    “编这套说辞的时候只当是个说辞。”李轩坐过去勾起一缕吴羽策垂在床榻之上的发丝,放到唇边轻轻嗅了一下。“不过如今的确是有这个想法,你觉得如何?”


    “不怎么样。”吴羽策伸手抽回那一缕发丝,似是兴致缺缺的撑起身子,任墨色的发丝在雪白的内衫上蜿蜒而开。


    李轩瞳色渐深,倾身轻轻吻上吴羽策的眼。


    “怎么办,我好像喜欢上你了……”


    素色的手缠上他的脖颈,轻浅的吻落在他的喉结上。


    “阿策……”


    “……恩。”


    “我想……”


    “嘘。”


    檀木香渐渐散发而出,压住本已在房间内留下痕迹的冷棠香。似水般铺散而开,一丝一丝将那香味圈住,压制,侵入。随着一声喟叹,冷棠香的主人终于放弃了挣扎,那一丝丝香味混入了木香之中,如同花儿开在了檀木之上。


    安然现在真的是相当的烦躁,她在李迅的院中已经干坐了半个时辰之久,却连李迅的人影都没看到。


    偌大一个院里就一个侍女,进去通告后同她说了李迅还在睡便不再听她一言。想到这里安然就一肚子的气,姨母现在还尚在昏睡之中,这亲儿子居然还睡得着。


    “安大小姐大清早就前来拜访,是有什么事么?”草草披着外袍的李迅倚靠在门边,眯着眼打量着坐在院中的少女。


    “我要见李轩。”安然一双杏眼瞪向李迅,却见那人毫不在意的打了个哈切,神情淡漠。“喂,你能不能有点世家少爷的样子。”


    李迅淡淡瞥去一眼。“安大小姐是以什么身份问我这话的呢。”


    “你!我可是你大嫂!”安然气冲冲一瞪眼,看着李迅的笑意是愈来愈气。


    “哦?出院右手小路,第三个岔路口右转就是我轩哥的院子,你若是能活着从那里出来我就认你这个大嫂。”李迅恣意的扯开一个笑容,半身隐在阴影之中,仿佛眼眸都在闪着幽幽绿光。“切记不要走错了路,李府没你想象的那么安全。”


评论(1)
热度(24)

© 陆明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