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明渊

吃粮冗杂,介意雷点请取消查看我的推荐谢谢。
三年不更新更新更三百。
婉拒任何转载,站内站外都婉拒,谢谢。

【博晴】白 月 和 他

深夜随笔

还一个月前的那个flag。

——————————————————

晴明喝醉了。

喝醉的安倍晴明依旧是如平时一般的安静。

源博雅放下酒盏,常年累月握弓抓刀的手抓住了阴阳师堪称瘦弱的手腕。

素净的手便是一抖,白色瓷杯哐当落下,倒在月色里化开一片晶莹。

片刻后安倍晴明才迟钝的抬起头看向他的友人。

“博雅……?怎么了吗?”

“啊呀呀,这么容易就喝醉了。”

兴致来时换上的烈酒不同于平日里对酌的淡酒,不知友人小心思的阴阳师便着了道。

源博雅无奈收手将酒壶封好,鼻端微耸嗅进烈酒芳香,心疼的看着桌面上撒了一片的酒液,推开矮桌俯身将瘦弱的阴阳师抱起,还低声嘟囔着这么轻是不是没好好吃饭的语句。

身为安倍晴明少有的友人,源博雅自是知晓安倍晴明的房间于何处,来到门前正打算放下阴阳师去拉开纸门,安倍晴明手下的式神便出现替他去打开门。

源博雅冲着帮忙的童男爽朗一笑,小蓝鸟恭敬回礼之后扑闪着翅膀飞上了宿着小黄鸟的树枝,小胖鸟便在睡梦中挤进了哥哥怀里。

床铺早已被贴心的式神铺好,源博雅把阴阳师放下,这才仔细看了安倍晴明的脸。

耳垂绯红,脸颊微烫,怕是真的醉了。

武士俯身仔细将被子给安倍晴明盖好,又摸了摸阴阳师的额头,确定他未因夜间对酌吹了风,才起身准备离去。

然起身时衣袖上轻微的拉力叫武士回神。

本已合眼的阴阳师拉着他的衣袖,轻微却十分具有存在感。

“……”

源博雅看到安倍晴明的双唇微微张合,便俯身半跪,侧耳去听阴阳师要说些什么。

“……博雅。”

“博雅……”

阴阳师的声音渐渐清晰,即便闭上亦十分好看的狐狸似的眼眸却突然溢出水花。

“博雅啊……”

“你为何……没有非分之想。”

评论(11)
热度(54)

© 陆明渊 | Powered by LOFTER